<BR><font size="4">(五)密窟<br /><br />  「妈呀……恶鬼索命来了!!」<br /><br />  盗贼们被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挤作一堆,抱着头筛糠似的抖动着不敢<br />动弹。只有那首领面无人色的强撑着站在前面,努力挣扎着想说句话,咬得咯咯<br />作响的牙齿却半天蹦不出一个字来。<br /><br />  「哈哈哈……居然以为我是……」娇嫩动听的笑声悦耳的响了起来,芙萝雅<br />笑得前仰后合,好半天才缓过气,捂着肚子辛苦的说道,「看你们下午的手段一<br />个比一个心狠手辣,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胆小了?」<br /><br />  「你、你没死?……」看见芙萝雅生动活现的笑容,大汉稍稍回过了点神来,<br />乍着胆子看了看周围那些张牙舞爪的不死生物,他也算见识过点世面的,立刻想<br />起了一个神秘的职业,「你是亡灵法师!难怪被干成那样都没死!」<br /><br />  「亡灵法师?嗯……算是吧。」芙萝雅歪着脑袋,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上<br />午走山路走得那么累,又折磨得我好过瘾,所以先睡了一觉才来找你们,来得晚<br />了点。」<br /><br />  其实是不是亡灵法师和会不会死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对阿特拉斯王国而言,<br />亡灵法师实在是属于一种传说中的人物。很多人把亡灵法师想象成了手持古老的<br />法杖、披着破烂的黑色法袍的骷髅形象,各种似是而非的的特征也在口耳相传的<br />传闻中被夸张得无以伦比。<br /><br />  不过这时的芙萝雅自然懒得去纠正这些谣言,背着手踏着优美的步伐走了进<br />来,打量着安定了下来纷纷站起身的众人,冷冰冰的说道:「你们几个家伙在王<br />国境内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本来应该毫不手软的除掉才对!不过……」<br /><br />  看着脸色苍白的众人,芙萝雅轻笑了声,话锋突然一转,「……看在你们今<br />天弄得我挺舒服的份上,我决定给你们一次机会:愿意成为我的部下吗?」<br /><br />  「你、你……你到底是谁?」目瞪口呆的望着芙萝雅看了半天,大汉脸上的<br />汗珠滚滚的流了下来,「像我们这种山贼,一露面就会被城防军抓来砍头;你的<br />魔法又这么高强,还要我们有什么用?」<br /><br />  「我的身份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以后自然会知道。」芙萝雅走到屋子<br />中间,随意的挑了张椅子坐下,面对着众人,「我特地打听过你们的消息,你们<br />已经和城防军斗过不少次了,中间的经过可以说是有勇有谋,值得赞赏;而且你<br />们的斗气已经勉强算是不错的了,稍微训练一下就能有不少的提高。至于以后的<br />身份问题,你们不需要担心,这个我会帮你们解决的。」<br /><br />  听得满头大汗的首领转过身去,和同伙们的脑袋凑在一起,急速的小声交谈<br />着:「你们看怎么样?」<br /><br />  「别问我,我不知道艾……」<br /><br />  「你说她会不会对我们有什么阴谋?」<br /><br />  「放屁!以她的魔力只要一伸手我们就全被咔嚓了,还用得着什么狗屁阴谋?」<br /><br />  「老大!我觉得这不是我们想怎么办的问题,不要说打赢她根本想都不要想,<br />连周围这些恶心恐怖的家伙我们多半都打不过,你觉得我们还有得选择吗?」<br /><br />  看着正激烈争论的同伙,一直默不做声的小黑突然笑了起来:「别人我不管,<br />只是一想到以后要在这么淫荡的美女手下做事,天天有机会狂操她,嘿嘿……让<br />我死上一万次都愿意啊!」<br /><br />  「恶……真没志气!」众人一起摇头。<br /><br />  「又来了!你们敢说心里不想么?哼……!」<br /><br />  芙萝雅用一个舒适的姿势躺在椅上,耐心的看着盗贼们争论不休,直到大汉<br />转过身来,才笑吟吟的问道:「考虑得怎么样啊?」<br /><br />  「这位小姐……我们干了!」大汉咬了咬牙,应出声来。这么近距离的观察<br />了好一会,芙萝雅举手投足、不经意间所表露出来的高贵气质已经暴露无疑,加[!--empirenews.page--]分页标题[/!--empirenews.page--]<br />上她又如此轻易的允诺这么优厚的条件,大汉已经在暗暗猜测她到底出自哪个贵<br />族门第。<br /><br />  「好!」<br /><br />  芙萝雅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她早就知道这几个盗贼一定会答应的,因为<br />所给的正是他们最渴望的条件,「那么,先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br /><br />  「我叫托达克,以前和沙摩泼一起在第比利斯当过几年佣兵,」大汉指了指<br />旁边的胖子,继续说道,「后来因为杀了个贵族,判了死刑在牢里等死,结果在<br />牢里认识了艾勒顿和伊姆什。」<br /><br />  大汉又指了指身边一个身材高瘦文静、另一个满脸彪悍的两个青年,「后来<br />第比利斯战乱,我们几个就乘机一起逃了出来,在路上又认识了修勒什特。因为<br />到处被通缉,没有活路,一年前五个人最后决定就在这里落草。」最后大汉又指<br />着那个身材矮小的「小黑」说完了话。<br /><br />  「不错!这样就够了。我的名字叫芙萝雅,你们现在可以叫我小姐或者芙萝<br />雅小姐,等到以后身份对你们公开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我到底是谁。」虽然感觉<br />得到托达克的话里有些不尽不实,不过芙萝雅并没有在意,站起身来面对着众人,<br />沉声说道,「金钱美女或者是荣华富贵,只要跟随我,这些你们迟早都会有的,<br />但是如果有谁想要背叛我的话,最好先考虑清楚自己的下场!」<br /><br />  说着,芙萝雅手指一弹,一团碧绿色的火花从指尖飞了出来,落在身后一只<br />僵尸身上,只见那僵尸轰的一声,全身燃起了绿色的火焰,火焰越烧越大,不一<br />会,整个僵尸都被燃成了灰烬。<br /><br />  芙萝雅白玉般的手指微微挑动,灰烬的余薪之中忽然爆出五颗点点的绿芒,<br />闪电般向众人的额头射去,五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绿芒瞬间钻入了头部。「啊!!」<br />大骇之下的众人连忙去摸额头,却惊讶的发现没有任何异状。<br /><br />  「放心……我不动念就不会有事的……」若无其事的声音响了起来,不理众<br />人发白的脸色,芙萝雅站起身,娇柔无力的伸了个懒腰,「哈……时间不早了,<br />今晚你们先休息吧,明天一早就会有人来接你们。在能派上用场之前,你们会一<br />直被训练到合乎要求为止。」<br /><br />  「小、小姐!」<br /><br />  正要走出门口,芙萝雅闻声停了下来,转身问道:「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br /><br />  那个高瘦的艾勒顿指了指四周还在不停低声咆哮的不死生物,「请问……能<br />不能让这些东西离开?」<br /><br />  「呵呵,我都几乎忘了。」芙萝雅轻笑一声,抬起手掌,一道柔和的白色光<br />芒散发出来,四周的僵尸骷髅还有沼地战士纷纷嘶吼着化成一团团烂泥,陷入地<br />下,一转眼,几十个不死生物全部从地面消失了个干净。<br /><br />  「呼……我就怕这东西,」艾勒顿顿时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特别是在<br />后山的地洞里见过一次这种家伙之后……」<br /><br />  「你在这见过死灵生物?」芙萝雅霍的转过头来,清澈的双眼炯炯有神的望<br />着艾勒顿,「在哪见到的?」<br /><br />  「啊……艾勒顿说的是我们刚来的时候,在黑风山的后边偶然发现的一个地<br />洞,里面好像有不少幽灵和这种僵尸,我们吓得逃了出来,后来就再也没敢去过<br />了。」看见艾勒顿脸色又白了,一旁的托达克代为答道。<br /><br />  「有意思……王国境内难道还有其他的亡灵法师?」芙萝雅一双大眼转了一<br />圈,突然说道,「带我过去看看!」<br /><br />     ***    ***    ***    ***<br /><br />  「小姐,就是这里了。」<br /><br />  几个小时之后,站在山崖下一个黑黝黝的大洞面前,托达克有些脚软的对着<br />芙萝雅说道,「上次我们就是从这里吓出来的……」<br /><br />  「好强烈的亡灵气息……」感受着洞穴内散溢出来的一丝丝波动,芙萝雅不[!--empirenews.page--]分页标题[/!--empirenews.page--]<br />禁涌起了强烈的好奇心「你们回去就可以了,不用跟着我进去。」<br /><br />  看着如萌大赦的艾勒顿和托达克,芙萝雅轻轻笑了笑,转身走了进去。<br /><br />  洞穴是渐渐往地下深处扩展的,踏着地上大小不平的碎石,芙萝雅慢慢摸索<br />着崎岖前进,不一会豁然开朗,一个大厅似的空间出现在面前,底部中央是一扇<br />刻满了各种奥妙咒文的金属大门,却是半掩着打开的,从里面不断传出强劲的亡<br />灵气息,正一波波扩散开来。<br /><br />  「唔,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br /><br />  怒涛般的魔力充斥全身,不停的溢出体外,连周遭的空气也变得有些模糊起<br />来。芙萝雅提了口气,张开嘴唇,一道穿金裂石的声音发了出来,穿透整个洞穴,<br />震得山壁嗡嗡作响。<br /><br />  「里面有人么……?」一边说着,芙萝雅打开大门,走了进去。<br /><br />  「呼……」踏进大门的芙萝雅顿时倒吸了口凉气,只见里面是一个一眼望不<br />到底、更加宽广的大厅,上百个手持各种武器的骷髅正慢慢的向她挪来,地面上<br />堆满了支离破碎的尸骨,更多的骷髅正在咯咯声中迅速组合成型。<br /><br />  「……看起来不来硬的不行了!」<br /><br />  芙萝雅五指并拢,又一根根弹开,一朵朵闪烁着白色光芒的小花盘旋着飞舞<br />出去,花瓣一片片在空中散开,落在骷髅身上,立刻爆发出刺目的光芒炸了开来,<br />整个骷髅也在噼啪声中被炸得散了架子,轰的一声倒在地上碎成了粉末。<br /><br />  仿佛闲庭信步一般,芙萝雅踏着优雅的步子在骷髅的围攻中前进,手指反复<br />的握拢又弹出,白色的花朵像喷泉一般急速涌到空中,又变成雨点纷纷落下,只<br />听密密麻麻的爆炸声响起,围成一团的骷髅一片片的倒下,在芙萝雅的身后留下<br />了一条厚厚的骨灰堆积而成的宽阔大道。<br /><br />  摧毁了近千个骷髅之后,芙萝雅终于站在一座陈旧的石门面前。仔细看去,<br />门上刻满了古老的咒文,不时流过一道道黑色的光泽,整个门看起来说不出的诡<br />异。靠近大门,芙萝雅明显感受到了千百倍凝聚的巨大力量正从里面散发出来,<br />恍如实质般一次次冲击着自己的领域。<br /><br />  「什么乱七八糟的,完全看不懂嘛……算了,看看老头认不认识这种古怪的<br />东西……」芙萝雅抬起头,在萨尔瓦多留下的记忆里飞速的寻找着,不一会,一<br />排排古文字书写的咒语开始在脑海里浮现。<br /><br />  「嗯……先在这里……Лентановостейифото……然后这<br />样……аналитическиематериалыомеждунаро<br />дных……哎呀好麻烦……」芙萝雅口中念着不知名的古咒文,手指在门上到<br />处比划,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忙得满头大汗才全部完成。<br /><br />  大门上冒出一阵红光,猛的闪了几闪,刻着的符文消失了。一股巨大的气流<br />突然涌了出来,伴随着呼啸的狂风,无数个碧绿色的幽灵尖叫着从门内冲出,如<br />千军万马一般奔腾咆哮,仿佛要吞噬掉所经过的一切。绿色的巨龙在大厅中盘旋,<br />转眼又升到空中,挣扎着慢慢变淡,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br /><br />  「好强大的封印阵!居然需要用到这种程度的封印……」芙萝雅被刚才的骇<br />人的景象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才慢慢站了起来,推开大门走了进去,<br />「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真是让人期待呀……」<br /><br />  走进石门,映入芙萝雅眼帘的是一个宏大的殿堂,地面和高耸的吊顶是由大<br />块的淡绿色云母石板平铺而成,到处都是高级玉石雕成的巨大立柱和各种华美的<br />雕塑,整个建筑的金壁辉煌程度比起阿特拉斯王宫的正殿来有过之而无不及。<br /><br />  「王国境内居然有这样的地方却没人知道,这到底是谁建造的?……」走在<br />雕刻着美丽花纹的石板通道上,芙萝雅的心里越来越迷惑,「看年代也不像特别[!--empirenews.page--]分页标题[/!--empirenews.page--]<br />久远的样子,似乎不过几十年左右……咦?什么声音?」<br /><br />  一阵若有若无的细微呻吟声从大殿内传来,芙萝雅呆了一下,好奇的加快了<br />脚步向大殿走去。一进殿门,只见美轮美奂的大厅中央环绕着几座石柱,一个浑<br />身赤裸的人影被几根铁链束缚在石柱中间,正缓缓的蠕动着。<br /><br />  「这是……」<br /><br />  惊讶不已的芙萝雅走了过去,打量着面前诡异的情形。一个看起来二十余岁<br />年纪的女人被蒙上双眼站在一个大石盘里,几根绷得笔直的银色铁链穿过了她的<br />手腕、脚腕、双乳、脖颈和伸出的舌头,紧紧的系在周围的石柱上。一道道蓝色<br />的闪电不断从石柱上生成,顺着铁链穿流过那女子的身躯,引起她一阵阵的痉挛。<br /><br />  地面上的石盘伸出几十根布满尖锐倒刺的青色藤曼,缠绕住那女子全身,锋<br />利的尖端一根根扎入她洁白的身体,在体内来回的抽插着,有的只穿过薄薄的皮<br />层,却把皮肤凸起老长一截,在皮下反复往来;有的直接刺透了性感的胸腹和四<br />肢,从背面穿了出来伸缩不止。藤曼上的倒刺不时闪烁着黑色的光芒,看起来似<br />乎带有某种不知名的剧毒。<br /><br />  「好、好强悍的女人……」望着那女子不断扭动着身体发出畅美的呻吟,看<br />呆了的芙萝雅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好羡慕……如果能代替她的位置就好了……<br />我在想些什么呢,应该先问问她到底是谁才对!」<br /><br />  正自胡思乱想,芙萝雅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挤压<br />过来,迅速凝聚到眼前这女人的体内,一转眼石盘上的藤曼飞快的缩了回去,只<br />听叮叮几声,身上的铁链断了开来,女人的身体顷刻间恢复得完好如初。伸手取<br />下眼罩,女人露出一张美艳无比的面容,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盯住了芙萝雅。<br /><br />  「你是谁?怎么打开前面的封印进来的?」充满诱惑的磁性嗓音响了起来,<br />语调却冰冷无比。<br /><br />  「我是……这话我正想问你呢!你又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被女人<br />的语气激起了不满,芙萝雅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br /><br />  「哼!」没有回答问题,女人上下打量了芙萝雅几眼,却露出一丝惊讶的表<br />情,「咦……,这么小的年纪居然就达到圣域了?难怪你有自傲的本钱。不过……<br />这世界上圣域中人可不止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又能有多少战斗经验?就让我来试<br />试吧!」<br /><br />  话声未落,那女子化作一道闪电冲了过来,举起的手掌与空气摩擦出剧烈的<br />火花,瞬间劈了下去。<br /><br />  「啊!!」芙萝雅萃不及防之下,只勉强来得及伸出手挡了挡,强大的斗气<br />呼啸着落了下来,芙萝雅只觉得浑身一震,整个人顿时被劈得远远的飞了出去,<br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座粗大的石柱被横飞过来的芙萝雅给撞塌,哗啦啦的倒了<br />下来,落下的碎石瞬间把她给埋在了下面。<br /><br />  「哈哈哈哈……原来是个连领域也不会用的雏儿,」女子娇笑着走了过去,<br />反拧住芙萝雅的手腕,一股斗气透入,瞬间封住芙萝雅的魔力,将她提了起来,<br />「你是怎么练到圣域的?真是可惜这一身力量了!」<br /><br />  「你卑鄙无耻!还没开始就动手偷袭!」芙萝雅拼命的挣扎着,白嫩的脸蛋<br />涨得通红,扭过头来,愤怒的瞪着那女子。<br /><br />  「唷……小丫头还蛮有骑士精神的,看你这副漂亮的脸蛋还有这么单纯的小<br />脑袋瓜子,倒还真像是哪家贵族的笨蛋小姐呢。」看着芙萝雅眼里的怒火,那女<br />子伸手捏着芙萝雅的下巴晃了晃,一脸戏谑的笑了起来,「不过很抱歉,我从来<br />不讲这个的……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白痴徒弟,什么都不懂也敢到处乱闯!」<br /><br />  「你你你……」从小在王宫长大,芙萝雅一直都是娇气指使,从来都只有别<br />人听她的份,得到圣域后更是为所欲为,所有的玩乐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没想[!--empirenews.page--]分页标题[/!--empirenews.page--]<br />到现在却被人这样肆意嘲讽玩弄,芙萝雅顿时又气又急,眼眶里涌出晶莹的泪水,<br />已经是泫然欲泣了。<br /><br />  「呵呵……哭起来都这么美丽动人,看得我都忍不住了!」啵的一声,那女<br />子突然在芙萝雅面颊上亲了一口,「你就怪自己不小心吧!这么漂亮的美女落到<br />我拉维妮亚的手里,不好好调教调教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了!」<br /><br />  不等芙萝雅反应过来,那女人伸出修长的手指,噗哧一声没入她洁白的胸口,<br />深深的插进心脏,在芙萝雅的惊呼声中,一股冰凉的液体注射了进去。<br /><br />  「不要……讨厌……身体好奇怪……」液体涌入心脏,芙萝雅立刻觉得一阵<br />火热从胸口向全身扩散,眼神逐渐变得迷离,强烈的需求顿时占据了脑海,身体<br />不由自主的扭动了起来。<br /><br />  「哦……这么快就开始发浪了,」看着欲火焚身的芙萝雅急不可耐的模样,<br />稍有些惊异的拉维妮亚却笑了起来,「不错,小丫头看来已经不需要调教了,这<br />样最好,让我们玩得更开心些吧!」<br /><br />  只见拉维妮亚下身的阴蒂上凸起了两个小点,小点越来越长,越变越大,顷<br />刻间长成了两个40多公分长、比手臂还粗的巨大阳具,在空气中昂然耸立。拉<br />维妮亚像抓小鸡一样提住芙萝雅的胳膊,把她的身子对准两根肉棒,猛的插了下<br />去。<br /><br />  「嗯……」<br /><br />  芙萝雅伸长了优美的脖颈、抬起头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大得惊人的两根肉<br />棒同时插入阴道和肛门,顿时把她的小腹涨成了一根粗大的圆柱。拉维妮亚双手<br />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往前一挺,随即开始猛烈的抽动,芙萝雅全身的重量都落在<br />两根阳具上,每一次肉棒都狠狠的顶在子宫顶部,连五脏六腑都被撞得重重跳起。<br /><br />  「好、好舒服……太够力了……再快一点……」<br /><br />  伴随着畅美的呻吟,芙萝雅双手不自觉的箍住拉维妮亚的脖子,修长的双腿<br />盘住她的腰身,身体跟随着肉棒的冲击一起欢快的跳跃着。拉维妮亚逐渐加快了<br />抽插的速度,慢慢的越来越快,坐在肉棒上的芙萝雅也呻吟着剧烈的颠簸起来。<br /><br />  「嘿嘿,小丫头真够淫荡的,我来让你更刺激些吧!」拉维妮亚伸出左手的<br />食指,锋利的指甲在芙萝雅白腻的小腹上轻轻一划,整个手掌直插而入,连手腕<br />也尽根而没。隔着薄薄的阴道外壁,手掌握住快速抽送的肉棒用力一抓,芙萝雅<br />顿时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br /><br />  拉维妮亚抓住芙萝雅的子宫外壁,裹在自己的阳具上套弄了起来,薄薄的外<br />壁仿佛变成了一块抹布,被拉维妮亚握在手上用力的擦拭着肉棒。随着手指上下<br />移动,子宫不断的被狠狠绞成一团,猛烈的抽搐收缩着。<br /><br />  「怎么样啊小丫头,刺激吗?」<br /><br />  「好刺激……好爽……拜托……再狠一点吧……」<br /><br />  芙萝雅大口喘着气,白嫩的脸蛋上满是潮红,半睁半闭的双眼放射出勾魂的<br />妩媚,散发着惊人的媚态,看得拉维妮亚也兴奋得下身湿润了。拉维妮亚深吸一<br />口气,阳具上突然伸出无数尖锐的倒钩,一下就扎进了外面包裹着的子宫壁内,<br />把这块「抹布」给牢牢勾住,而外面握着的手掌却抓紧皱成一团的子宫,套着满<br />是倒钩的肉棒使劲捋了起来,在倒钩和手掌的内外拉扯下,子宫柔软的内壁瞬间<br />被撕成了无数破碎的一缕缕细丝。<br /><br />  「啊啊啊……!!」<br /><br />  芙萝雅仰起头高声尖叫,金色的长发在空中狂乱的飞舞,浑身颤抖着,大量<br />的爱液喷泻而出。拉维妮亚的阳具喷满了淫水,上面的倒刺被浸得闪闪发亮,却<br />更加猛烈的向芙萝雅的体内深深戳入。粗大的龟头顶着子宫往上冲去,每一下都<br />重重的撞在胸腹之间的隔膜上,顶得芙萝雅的身体不断的剧烈跳动。<br />[!--empirenews.page--]分页标题[/!--empirenews.page--]<br />  「呵呵呵……淫荡的小丫头,你就给我尽情的高潮吧!」<br /><br />  拉维妮亚激动得浑身发抖,兴奋得大喊了起来,插在芙萝雅体内的阳具猛的<br />一震,像根转子一样开始高速旋转,表面的倒刺勾扯着子宫顿时扭缠在了一起,<br />整个阴道瞬间被卷成了一团麻花。肉棒带动倒刺飞速的转动着,撕拉着外面紧紧<br />缠绕着的那团「抹布」,很快,整个阴道、子宫,连带牵扯进来的两个卵巢都被<br />绞成了一条条的碎肉,芙萝雅双眼翻白,小嘴无力的大张,全身抽搐着达到高潮<br />晕了过去。<br /><br />  「嘻嘻,一个人舒服可不公平啊,让我们一起享受好了!」<br /><br />  青色的藤蔓又从石盘里纷纷冒出,飞快的爬过地面,围着两人缠了上来。轻<br />轻抚摸着软瘫在身上的芙萝雅,拉维妮亚微笑的脸上满是动人的艳光,「这种青<br />藤上带有蝮蛇唾液改造成的毒汁,普通人只要稍微被擦破一点皮,马上就会皮肉<br />溃烂、神经麻痹而死,它所带来的剧痛可是非常刺激的哦。」<br /><br />  密密麻麻缠满了身体的青藤迅速的动了起来,对着叠在一起的两人插了下去,<br />只听一阵噗哧声响起,青藤锋利的尖端纷纷扎入两人的胸腹四肢,又抽动着钻了<br />出来,把芙萝雅和拉维妮亚给扎成了一串。有的青藤从背后钻出来以后,又绕过<br />头来再次扎了进去,直到把两人来回穿了几次为止。一转眼,两具赤裸着的美丽<br />胴体上穿透了上百个拇指大小的洞眼,被长满锋利倒刺的青藤紧紧捆系在了一起,<br />倒刺针尖上的小孔也纷纷在体内喷出了一丝丝的毒汁。<br /><br />  「小丫头,这种毒液感觉很舒服吧?」被注入身体的毒汁刺激得浑身颤抖,<br />拉维妮亚却兴奋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青藤在体内不停的往复抽插着,锋利的倒刺<br />疯狂的撕扯着皮肤、肌肉和内脏,很快把芙萝雅给弄醒了。<br /><br />  「你、你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就知道欺负我……我要……要报仇……」<br /><br />  芙萝雅微微睁开的双目荡漾着醉人的眼波,性感的紫色嘴唇颤抖着吐出有气<br />无力的话语,满脸红晕,这娇痴的神态却让拉维妮亚更加兴奋,哈哈大笑了起来:<br />「可爱死了的小丫头,尽管来吧……狠狠的的报仇,让姐姐也好好爽一下!」<br /><br />  一边说着,插在芙萝雅体内的肉棒又转了起来,不过这次是反向转动,一转<br />眼就将芙萝雅腹内已经变成肉条的子宫和阴道彻底绞成了肉糜,连周围的肠子等<br />其他内脏也顺带绞碎,沿着腹部的切口大量涌了出来。<br /><br />  芙萝雅大叫了一声,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手臂无力的滑了下去,白嫩的右手<br />却慢慢的摸到拉维妮亚的背后,按在了她的腰部,噗哧一声,五根纤细的手指插<br />了进去,一把扣住了拉维妮亚的腰椎骨。<br /><br />  「哦……」腰椎的骨头被芙萝雅直接握在手里,拉维妮亚的面颊顿时涌起了<br />红潮,兴奋不已的双眼期待的看着芙萝雅,下体的肉棒却转动得更加猛烈迅速,<br />「呵呵,手放在那里想干什么?有什么有趣的新花样?」<br /><br />  芙萝雅手指一捏,只听咔嚓声一响,拉维妮亚的腰椎被捏碎了一块;伸出手<br />指,从脊椎断面的骨孔里牵出一截灰白色的脊髓,缠绕在晶莹的食指上,猛的用<br />力拉了起来。<br /><br />  「啊……啊……啊……」密集的神经受到这样直接的强烈刺激,拉维妮亚不<br />由自主的仰起头,高亢的呻吟声响彻大殿,「这小鬼头真想得出来……哦……太<br />刺激了……」<br /><br />  「哼!」芙萝雅皱了皱挺翘的鼻子,指尖突然冒出一蓬火光,碰的一声,一<br />团金黄的火焰钻进脊椎的孔洞烧了上去,整条脊髓瞬间烧成了黑色的灰烬,一股<br />青烟从椎孔里冒了出来,袅袅升到空中。<br /><br />  「啊啊啊啊……!」拉维妮亚尖叫着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爱液喷了出来,两<br />根阳具猛的一松,和她的下体断了开来,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芙萝雅的肚子猛的[!--empirenews.page--]分页标题[/!--empirenews.page--]<br />高高凸起,肉棒在她的体内爆炸开来,碎成了粉末,芙萝雅两眼一白,和拉维妮<br />亚一起瘫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br /><br />  「嗯……有多久没这么刺激过了……可能很多年了吧……」过了好半天,拉<br />维妮亚爬起身来,晕红的面颊上带着高潮后满足的余韵,看着旁边瘫软在地上的<br />芙萝雅,拉维妮亚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天多谢你了,小姑娘,能告诉我<br />你是怎么打开这个封印的吗?」<br /><br />  芙萝雅慢慢坐了起来,望着拉维妮亚的眼神满是迷惑:「你刚才不是很生气<br />吗?怎么突然又……」<br /><br />  「呵呵……」拉维妮亚又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芙萝雅的脸蛋,笑吟吟的说道,<br />「对着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真的生气?」<br /><br />  看着拉维妮亚美艳自信的笑容,不知为什么,芙萝雅的心底涌起了一股信任<br />她的依赖感,吞吞吐吐的说道:「打开外面石门上的咒文,都是……我的老师教<br />的。」<br /><br />  「哦?那你老师叫什么名字?」拉维妮亚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急切。<br /><br />  「……叫萨尔瓦多,不过两个月前他已经去世了。」犹豫了一下,芙萝雅还<br />是说了出来。<br /><br />  「什么!!」拉维妮亚霍的站了起来,脸色蓦的变成了惨白色。<br /><br />  「你!拉……这位大姐……」芙萝雅被她的动作吓得跳了起来,还以为拉维<br />妮亚是敌非友,正打算动手,猛的看见一串晶莹的泪珠从她面颊上流了下来,顿<br />时被惊得呆住了。张了张嘴唇,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br /><br />  拉维妮亚的眼神呆滞了好一会,才缓缓转过脸来看着芙萝雅,喃喃自语道:<br />「难怪你能打开外面的封印……难怪你的领域让我觉得这么熟悉……你的魔力是<br />他临死前传给你的吧?」<br /><br />  芙萝雅点了点头,犹豫着问道:「你是……」<br /><br />  「抱歉!我现在没什么心情说话……」拉维妮亚打断了芙萝雅的问话,挥了<br />挥手,低垂着头说道,「你先出去好吗?……我想一个人静一静……」<br /><br />  「哦……」芙萝雅呆呆的欲言又止,虽然有满腔疑问,但迟疑了一会,还是<br />转过身子慢慢离开。在关上大门的一瞬间,芙萝雅清晰的听见一阵控制不住的抽<br />泣声传了出来。<br /><br /></font><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