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里杰尔- 啸狼。<br>叫这个名字的男人一头金发,在大漠的儿女中格外显眼。他年幼时被人贩运到大漠的路途中被战团中人攻击,独自一人流落在了各个部落和小战团之间。<br>摸爬滚打,竟然也活了下去,反而练出一身好嘴皮和不俗的战斗技艺。十三岁的时候加入啸狼战团,得到了啸狼家荣耀的姓氏。从此跟随督格尔到处征战,甚至在那次传奇般的伏击战中,他和另外一人格尔斯就是战斗到最后仅剩的两位随从。<br>金发的里杰尔,被称为。风流而机智的骑手指挥官,啸狼战团文武双全的俊才。他的头脑和武艺,让他从成为了督格尔最为器重的『左手』。<br>当然--右手是那位同样在伏击中幸存的『铁血战士』格尔斯。<br>但是,他们两人都不能和督格尔的宝物,战团的明珠相比--那就是啸狼的女儿--诺艾尔。被他们的敌人恐惧的称为『银发的魔女』的这个神奇的少女。<br>古堡『黄沙堡』中,昏黄的灯火下,被一头银蓝长发乖巧地包裹着自己的小身体的少女正靠在沙发上,两脚高高的地敲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书。<br>『……从前。举世皆为混沌。创世神派出各色的巨龙们改造世界……金,银,红,蓝,,白,绿,黑……最终,美丽的世界变得适宜生物居住,逐渐产生了各个智慧种族,而巨龙们也作为神照看着他们……』『……创世神安歇了,但龙神们却变得傲慢跋扈。他们繁衍出庞大的家族,随意支配着各个种族,甚至内部互相争斗……创世神醒来后大为愤怒,贬斥了龙神们,他们要么被囚禁入虚空,要么彻底失去了神力……仅剩下没有他们所关照的不成器的子孙们留在世界上,不再神奇,不再高贵,甚至还有些和没有智慧的生物杂交,产生了次级的龙种,从此,龙的传奇不再……』少女用天籁一般清脆好听的声音轻轻地念着书……里杰尔静静地站在一旁聆听,默不作声地扮演者守卫的角色。<br>『……这就是你们说的关于龙的藏书吗……到了最后也没有说什么有用的信息。我想知道关于银龙的记载,根本什么的都没有嘛』『小姐啊……这只是黄沙堡的书库,我们这么荒凉的地方,能找到一本就不错了……您实在想要查找那么详细的信息话,必须要去帝国,帝都图书馆寻找才有可能』<br>『……这样,那就去帝国好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帝国呀每次问到,督格尔总是敷衍我!』<br>少女任性地娇嗔道<br>『……小姐,您这说的容易,但帝国也不是什么安宁之地。您忘了,两年前,我们还刚刚除掉了帝国所承认的郡长沙葛尔,即便是现在,督格尔大人和帝国的关系也还不算稳固,真的要去的话,也是督格尔大人好好安排一下才行』『……督格尔那家伙,也真是开始变得无聊了呢……』『哎』<br>小公主一般的少女突然开始指摘起父亲,让里杰尔尴尬起来。<br>『……沙葛尔是帝国的走狗什么的。以前不是这么说的吗。说什么,这个城堡,是帝国不要的烂沙堆……结果,沙葛尔死了,我们还是一样住进来了』『小姐,督格尔大人说过,想要控制大漠,光是靠摧毁所有敌人是不行的……况且,大人的眼光放眼天下,绝对不仅仅局限在这黄沙堡之内,『等到彻底安定了大漠,我们啸狼的兵锋很快就会再次震撼天下』大人是这么对他的骑手们说的』<br>『呵,是吗……于是,他就出去杀那些没有智商的愚蠢兽人吗这都是帝国所指示的吧明明我们的战团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作威胁』里杰尔这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了。<br>……<br>黄土大陆广阔无边,在帝国和大漠之外的更边缘处,广袤的荒凉土地上还生存着众多无智能和低智能的种群。<br>某些绿皮的兽人就是其中之一。<br>哪怕是寸草不生,没有一点水的荒地,连战团也不会涉足的地方,那些奇异的兽人仿佛能从地下白白长出来一般,以部落和战团的形式到处飘荡着。<br>当然,大漠的战团们战力无双,那些流浪的兽人从来都是见多少杀多少。但脆弱的帝国边疆就不同了,时时被骚扰得苦不堪言的帝国,不得不常常和大漠保持一定的友好关系,以承认权威和资源协助等等的方式,换取大漠战团们协助防御边疆的兽人……<br>而现在,督格尔正是应帝国的请求领军出发去剿灭接近的兽人部落,而他和小公主就只能留在这个荒凉的古堡看家。<br>『……大人必然是有所考量的』<br>『……那你的脑子就没有考量吗』<br>少女突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让里杰尔一惊。<br>那紫罗兰宝石一般双眼,在里杰尔看来甚是好看。只是平时,他从来不敢多看一眼。<br>现在,啸狼战团的小公主却和自己独处一室,直勾勾盯过来的视线却是避无可避。里杰尔不得不直接迎上。而这样一看,少女的眼睛却是如同漩涡一般,直直地几乎将自己的魂都要勾去。<br>明明看上去只有十岁的孩子,却像是妙龄的美女一样散发着难以抗拒的诱惑。<br>背着炉火,阴影之下的少女,唯有双眼仿佛反射着紫红的荧光,一头银蓝色的绝美头发之下是优美的脸庞弧线,尖尖的较小下巴之上,少女的小小的樱唇仿佛勾起若有若无的笑容……<br>里杰尔心中一震,然后不禁咂舌,也算是阅女无数的自己,竟然也要被这样的微笑给搞的失魂落魄,简直是失态……<br>里杰尔赶忙掩饰一般地轻笑一声。<br>『……小姐,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br>『听说你不仅是手上功夫了得,头脑更是一等的好,所以才能成为督格尔的左手。我在想,这样的聪明脑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呐--』小公主突然如同撒娇一般地哼了起来,而那本就好听的音调也变得软绵绵地酥麻入骨<br>『告诉人家,到底督格尔在谋划什么呢你又有什么想法呢可别告诉人家,你那聪明的脑壳里,就仅仅只有『听从督格尔大人吩咐』这样的无聊话呀!那样人家就真是对里杰尔哥哥很失望了』<br>说着话的空当,少女一只白白的裸足竟然伸了过来,对着站在一旁的里杰尔的脚就暧昧地上下地蹭了起来。<br>(……唔哇。这该死的小妮子……又进入魔女模式了吗!)里杰尔叫苦不迭。有时候,小姐就是会因为无聊而突然变得这样有兴致起来,而她一旦起了兴开始作弄部下们,除了督格尔几乎没人能治的了……所以照顾小公主,从来就不是什么方便的工作。<br>『小姐,您还小……不要用这个样子开玩笑比较好呢』……<br>突然,里杰尔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br>『……是呢……是这样啊……我就觉得有什么不对,也是呢,感觉这样一直做小孩子,也确实有点点奇怪呢』<br>少女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了起来。而里杰尔知道那绝不是什么好的兆头。<br>『……里杰尔啊,问你个事情,你不可以回避哦』『什么……』<br>『你说呀……这四年,我一点都没有长大,你们真的一点都不奇怪吗』『……哈哈……您……说什么呢』<br>『你看呀,人家无论是个子头,还是这里,还是这里,都和那一天保持一模一样的……』少女轻轻点了点自己胸部和屁股,歪着头说道『你们从来不和我说,可是私下肯定心里打鼓吧……督格尔的女儿究竟是怎么了,是变成了魔女,还是死而复活,又或者,我根本就是个假货呢……』里杰尔满头大汗,这个问题太过于危险,但是少女的样子又不像是可以随便敷衍过去。<br>『……小姐,无论是怎样的情况,我们啸狼之子,都只管尽心尽力地效忠,服侍督格尔大人和小姐您,没有什么好想的……』『嘻嘻,聪明的回答呢,但是已经没用了,今天,有些事你不知道也得知道』少女仿佛下定决心,最后顿了一顿,然后俏皮一笑,闭上了眼睛。<br>与此同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少女的身体仿佛是发出了银色的微光,一闪一闪的银色颗粒飘逸在空中,仿佛袅袅的烟尘,这烟雾轻轻的围绕着少女的身体旋转又旋转,然后少女的身影瞬间在烟雾中模煳不清。<br>转瞬过后,烟尘消失,少女再次出现时,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不对……不是另一人,而是,长大了,长大了很多岁一般!)比原来的身形高了近乎一头还多,出现在原地的啸狼战团的『小公主』已经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br>看上去,怎么都有十五六岁大。如果说,最初的小姐只有十岁大的样子,多少还像是刚刚才开始些许发育的平板幼女,那么现在,就是曲线玲珑,已经初具女性风姿地绝代少女了<br>只见,那头耀眼的银发依然飘洒如故,但如果说原来的及腰长发,几乎就能把幼女的大半个小身体包裹在内的话,现在少女的银发,搭配的却是前凸后翘的少女之姿。少女娇俏地站在里杰尔的面前,不带一丝多余的雪白双腿显得颇为高挑,白晃晃地映着城堡暗室的炉火之光,阴影和光线勾出绝美的身形线条,优美绝伦。<br>之前仰望自己的美幼女,一瞬之间竟然变成了几乎就要平视自己的绝美少女,那在背光下闪烁着暗淡的紫色幽光的双眼依然如故,只是多了更多的诱惑之意。<br>『那个啊……里杰尔哥哥,真对不起,这下子可是让你看见了不能看的东西呢』<br>少女的音调还是一如既往,只是,从纤细的幼女音变成了微微低沉一些,但多了很多温柔婉转的少女音……而那其中包含的危险暗示,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br>里杰尔不禁吞咽了一下。(不得了。这样的展开……眼下,只能见机行事了)『告诉你个秘密……虽然我冒诺艾尔,督格尔之女之名,但可惜的是我不是人类,而是一头银龙呢……知道了这个秘密的只有你和督格尔,你说该怎么办呢<br>要是秘密泄露出去的话,你说督格尔会怎么处置你呢呐--你说呢』少女不带声响轻轻地凑近,如同恶魔一般,阴影中高深莫测地向里杰尔发出恐怖地低语<br>『哈……哈哈……我里杰尔,一直忠于督格尔大人和小姐,除此之外,无话可说。<br>不论小姐有什么样的秘密,小姐要如何便如何,大人要怎样处置我,也没有任何怨言……』<br>『……是吗,你真的会忠于我吗』<br>『当然……那,哪怕是提出任性的要求,也一样』『……这……当然』里杰尔很是疑惑,但在这样的场面下,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顺着少女的意。<br>『就算是违抗督格尔大人的命令』<br>(咕------这是要我的命吗)里杰尔感觉心头要跳出了嗓子眼,然而少女紫色的眼睛从下向上紧紧地盯着他,里杰尔只觉得那美丽的璀璨瞳孔,仿佛漩涡一般紧紧地吸住自己……即便是自己见过无数的大风大浪,此刻也觉得有些难以唿吸……而那少女独有的幽香突然进入自己的鼻腔,一阵无比的放松和畅快,瞬间将大脑的紧张缓解。<br>而少女的紧紧盯着自己的眉眼也微微地柔和起来……『嘻嘻……没事的……我只是随便说说……比方说,让里杰尔哥哥带我去外边散散心什么的……因为人家太过于无聊了……不会让你被督格尔责难的呢』『……没有问题。』<br>『嗯』<br>『小姐的命令就是我的使命……小姐说什么,里杰尔就会去做。这一点我保证……』<br>但话锋一转,『小姐和督格尔大人就是啸狼战团的全部,为小姐效劳就是效忠督格尔大人,这又怎会有什么冲突呢』里杰尔故作轻松地笑着说。<br>『………………呵……好吧,你还真的是聪明,会说话呢。算你赢了』少女听了,仿佛服气了一样<br>『……可是,会这么放你跑,就太小看我啦……』里杰尔还没反应过来,少女突然开始了动作。<br>只见,她依然站在里杰尔面前极尽的距离,双手突然微微地抬起,然后--虽然是在昏暗的城堡厅堂中,虽然只有炉火的照明,少女的身影在背光的阴影之中,难以看清。<br>但分明,什么东西悉悉簌簌地响了,那是衣服擦过皮肤的声响。<br>里杰尔这才意识到。小姐诺艾尔从幼女『变』成少女之后,身上还是之前所穿的简单的白色上衣-仅仅是蓬松的单薄罩衫充当的内衣。因为身高的增加,那原本的上衣自然被拉了上去,少女的纤细小腰裸露在外不说,大小相当可观的双峰把布料高高地顶了起来,现在几乎变得仅仅能遮住前胸,自然是拮据到完全不合身了。<br>而紧张地微微往下一瞟,里杰尔更是瞬间口干舌燥……(不会吧……<br>从刚才开始,那个小妮子下边竟然都没有穿吗……只是一开始衣服太长遮住了腰臀,所以没有看清而已这小妮子,在屋子里这么随便的!)如果他的推断正确,他们一直众星捧月宠爱的诺艾尔小公主,现在已经变成了婷婷少女的诺艾尔小公主,就这样子,在自己的面前全身仅仅只有一件不合身的单薄外衣,像马甲一样挂在前胸和肩膀处……而其他的地方,正在赤裸地呈现给自己……<br>里杰尔感觉到莫名的欲望从自己的身体内部升腾起来。<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