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不鬧了--出去了!」走入浴室的婉莹对着一直在捉弄她的雨薇下了最后通<br>牒:「你再鬧我就把水泼在你的身上啦!」 <br>看见婉莹生气的样子,活泼好动的雨薇只好知趣的走出了浴室。她一边带上浴<br>室的门一边嘀咕着「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吗---」。<br>看到雨薇的窘相,雅仪笑得都直不起来腰了,另一边的晓雯也开心的笑了。浴<br>室内的婉莹也像凑热鬧似的打开了水龙头,发出了阵阵水声。 <br>「你也太过份了,明知道婉莹要洗澡还捉弄她!」 <br>「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开个玩笑啦。」雨薇的脸像个无辜的孩子。 <br>「好啦好啦,我和雅仪去屋里看电视去了,你去不去」晓雯问。 <br>「不去,又是肥皂剧和帅哥,无聊。我在客厅玩电脑游戏好啦。」 <br>傍晚,市郊的一幢刚刚建成的住宅楼内,各种装修的声音此起彼伏。四个美女<br>大学生就住在四楼的一个两居室内,这是她们一起租的房子,因而沒怎么装修,自<br>然也要比別的住户入住要早,这楼内目前只有她们一家住户。她们对环境的嘈杂早<br>已适应,所以生活得十分舒适,并沒有觉得十分烦恼,可是正是这一切,正在把四<br>个年轻美丽的女孩拉入黑暗---<br>「咚咚--」有敲门声响起。 <br>「谁啊」雨薇走向门口。 <br>「楼下装修的。楼下漏水,想来这里看看是怎么回事。」 <br>「那进来吧。」雨薇丝毫沒有起疑心,把门拧开了。 <br>当第五个人进来的时候,她终于察觉其中的异样,可是已经太迟,一把刀子已<br>经横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眼睁睁的看着十七个民工走进了她们的屋子。最后一个民<br>工狞笑着关上了房门---<br>接下来有几个人走进了屋内,晓雯和雅仪正在为连续剧中的主人公命运担心。<br>可是真正应该被担心的,恰恰是她们自己的命运才对,还沒等她们对于闯入做出反<br>应,她们的嘴已经被捂的严严实实。 <br>「只有三个,还少一个给弟兄们啊。」一个光头对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说。刀<br>疤什么也沒说,只是指了指浴室的灯光,光头立刻会意的笑了…… <br>「光头,你带九个人到那个屋里去把那两个女的给分了,小黑和你那三个弟兄<br>就待在客厅,阿龙阿庆跟我走!」刀疤说完,就脱光衣服走向了浴室。 <br>浴室内的婉莹由于淋浴的声音和门外雨薇所玩的游戏中的伴音声音都很大,根<br>本沒有感觉有任何异常。她正在清洗那令自己十分骄傲的身体,沾满芳香沐浴露的<br>双手正在那美丽的身体上滑动。她的双手首先轻轻的由脖子滑落至双乳,藉着沐浴<br>露的湿滑在乳房上轻轻的揉捏着,乳房受到双手的压迫而抖动着,也努力的变换着<br>形状,在双手的擦洗下,她的双乳更加挺立,两个可爱的乳头也慢慢变硬了。她的<br>双手又顺着肌肤滑落到腹部,原本干燥的阴毛被水湿了之后,紧紧的贴在阴道和大<br>腿的内侧,遮住了阴部的那条动人的裂缝,接下来她满是沐浴露的双手在阴道上轻<br>轻的一滑,阴道和阴毛随即粘上了很多的沐浴露,接着屁股上也粘了不少的沐浴露<br>,她轻轻的擦洗着阴道和屁股,就这样,她用心的缓缓擦洗着她的胴体。与此同时<br>,邪恶的脚步正在一步步接近这沐浴中的美女 ---<br>「光!」浴室的门被用力推开了,由于屋里住的都是女孩子,婉莹并沒有锁上<br>浴室的门。听到有人推门,她以为还是调皮的雨薇。她用手接了一些水准备教训一<br>下雨薇,就在她回头的一剎那,她惊呆了! <br>她面前站着三个赤裸的陌生男人!!! <br>她立刻惊叫了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啊--雨薇----救救我----救<br>命啊----」<br>刀疤淫笑着,一步一步接近了一丝不挂的她。「你叫吧,现在马上就他妈是晚<br>上了,装修的声音又那么大,这里又沒有住的人,看谁来救你,我劝你还是好好的<br>陪老子爽一下吧。」刀疤一边说一边继续逼近无助的婉莹。 <br>「你们要钱我给,求求你,別过来,我给你们钱--」婉莹被刀疤逼到了浴缸<br>的角落。她想让这些恶狼停下邪恶的脚步,但,那是不可能的。 <br>「老子要的就是你!」<br>伴随着婉莹的尖叫,刀疤向她勐扑过去,将她按倒在浴缸中。婉莹的抵抗由于<br>浴缸的湿滑毫无效果,反而更激起了刀疤的兽性,他把婉莹压在身子底下,用他充<br>满恶臭的嘴去亲吻婉莹性感的双唇,他的双手则移向了婉莹高耸的双乳。婉莹拼命<br>地躲闪着不让他吻住自己,可是当他的双手抓住婉莹的双乳时,他的嘴唇最终吻上<br>了婉莹的双唇,夺走了她沒有给予任何追求者的初吻。 <br>「呜呜----啊--呜--」被吻住的婉莹仍然在唿救,可是別人根本听不<br>清她说些什么。 <br>刀疤的口臭让婉莹简直要昏过去,可是来自乳房的剧痛却使她不得不回到现实<br>中来,刀疤的手正在婉莹那引以为傲的双乳上肆虐,他用力掐、捏、挠着婉莹的乳<br>头,婉莹的双乳在刀疤的用力之下改变着自己的形状。然而刀疤丝毫沒有怜香惜玉<br>的意思。他双手的力气越来越大,彷彿把婉莹的双乳当成了两个皮球一样。婉莹的<br>痛苦只有她含煳不清的喊声能表达: <br>「啊--呜--呜呜--呜--啊--啊呜----」 <br>过了一会,刀疤的双手终于从婉莹的双乳上拿开了,他的臭嘴也从婉莹的双唇<br>离开,婉莹终于可以清晰的说出字句了: <br>「不要--求求你--啊--救命啊--救我--」 <br>刀疤满意的看着身下惨叫着的美女,又扑了上去。他的牙齿咬住了婉莹已经变<br>硬了的左乳,左手继续蹂躏婉莹的右乳,而他罪恶的右手则缓缓伸向了少女的禁地<br>。 <br>「啊------不行--痛啊----」来自左乳的剧痛使得婉莹的眼泪夺<br>眶而出。可来自下体的警报更让这个美丽的少女浑身颤抖。 <br>刀疤的右手在少女美丽的下身肆意摩挲,可爱的肚脐、光滑的大腿、丰满的屁<br>股他都沒有错过,最后他的双手停在了那一片神秘的森林。刀疤开始用自己的右手<br>探索婉莹紧窄的阴道。 <br>「求你--快拿开---不行啊--啊--」婉莹无助的叫喊丝毫沒有效果。 <br>刀疤一边感受着来自左手的快感,一边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併拢,慢慢插进了<br>婉莹的阴道,来自指间的温暖让他血脉贲张,更让他难以抑制自己慾望的是,他的<br>手指遇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 <br>「还是个处女呢,哈哈哈--」<br>刀疤将嘴从婉莹的左乳移开,说出了一句话,可那淫秽的笑声在婉莹听来几乎<br>等于死神的声音。刀疤的右手开始轻轻的抽插,婉莹的禁地从大阴唇到处女膜都感<br>受到了这个非法入侵者的刺激。刀疤已经能感受到身下这个青春美女的微微颤抖。 <br>「別--不要----不--求你----啊----不行--救命--」 <br>随着刀疤手指的抽插,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冲击着婉莹的大脑,但婉莹知道,一旦叫<br>出来,他们就一定会更兴奋的,可是一个从沒有经歷过这种刺激的处女怎么能忍受<br>住这种侵犯呢<br>大约5分钟之后,从那神秘的阴道里流出了白色的黏液,并且随着刀疤的动作<br>越来越多。婉莹紧咬着牙关,力争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可是身体的反应已经给了刀<br>疤足够多的信息,他已经无法忍受了,胯间的阴茎由于兴奋已经胀成了紫黑色,他<br>准备开始强姦身下的美丽处女了---<br>「阿龙,抬起她的左腿!」<br>看见阿庆迫不及待的在婉莹的双乳上发洩着,刀疤把那边也已无法等待的阿龙<br>叫了来。自己则把婉莹的右腿架在了右肩上。<br>婉莹已经明白他们要幹什么了,开始拼命挣扎,扭动自己的身体。可一个年轻<br>少女怎么能敌得过三个慾望缠身的成年男子呢她的双手被阿龙紧紧按住,一双美<br>丽的腿被刀疤架在了肩上,婉莹的阴唇已经可以感受到刀疤阴茎的温度了。可怜的<br>婉莹只能疯狂摆头,可这却是于事无补。 <br>「求你----不要--不能----不可以----放开--饶了我--」<br>婉莹悲慼的哭叫着,而刀疤则狞笑着看着她。 <br>「不!!!拿开!不!!!救命啊!!!啊--不要--」<br>刀疤的阴茎已经攻破了婉莹阴唇的防御,开始在婉莹的阴道里长驱直入了。一<br>旁的阿龙和阿庆已经等不及了,阿龙大声喊「老大,幹了这个处女!」<br>阿庆捏婉莹乳房的手也更加用力了。 <br>「啊-----不----疼啊----不啊----」<br>婉莹尖厉的惨叫证明了她贞洁的象徵已经被刀疤罪恶的阴茎破坏掉了。刀疤的<br>阴茎一插到底,那巨大的阴茎贯穿了婉莹的阴道直顶婉莹的子宫口。婉莹的身体剧<br>烈抽搐着。似乎无法忍受这种暴力,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婉莹的眼角磙落下来。可是<br>刀疤沒有停止的意思,在夺走婉莹的处女之后立刻开始深深的抽插,丝毫沒有怜惜<br>,每一次冲击都伴着婉莹声嘶力竭的惨叫,每一次冲击都直逼婉莹的子宫口,每一<br>次冲击都带出处女的鲜血,把浴缸里的积水染成了粉红色。刀疤的阴茎感受到了前<br>所未有的快感。他开始用下流的语言表达,让失身的婉莹更加痛苦。 <br>「操,好爽,小逼真紧,我戳,我戳,我戳,我他妈干死你。」 <br>「痛啊----停下来----啊----不可以--停啊--疼死了--」 <br>「不要钱的处女,我他妈干死你。我操,好多水啊,我干死你个处女」 <br>「不行啦------痛--求你----別----不要----」 <br>刀疤的动作越来越快,似乎身下的婉莹已经昏过去一样,可是婉莹并沒有昏过<br>去,可能她宁愿昏过去也不愿意被人这样强姦。她苗条的身体被刀疤紧紧压在身下<br>。两条腿被架在刀疤肩上似乎要断掉了。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来自下身的剧痛,阴<br>道好像要胀破了,残馀的处女膜正在一点一点的被阴茎摩擦掉,子宫口一次次承受<br>着兽慾的撞击。婉莹感觉自己好像马上就要死了一样。 <br>「啊--要死了----求----你----停----啊--」 <br>婉莹突然感觉身上的刀疤抬起身来,也许一切都快结束了吧。可是事实并非如<br>此,刀疤把手按在了婉莹的肚子上。并且非常用力的按了下去。 <br>「妈的这小妞身材真他妈好,你们来按按,我都能摸到我自己的鸡巴。」刀疤<br>叫到。于是又有两只手伸了过来,可是挤压的剧痛却让婉莹痛不欲生。她痛苦的喊<br>着:「別----压了----求----疼--疼----啊--」<br>可是却并沒有阻止那些邪恶的手的动作。 <br>「真的!」「老大快点,我忍不住了。」 <br>刀疤开始冲刺了,一遍一遍的活塞运动让婉莹死去活来。她已无法抗拒这暴力<br>的强姦,能做的只有惨叫和流泪。下身已经麻木了,刀疤的抽插带来的完全沒有快<br>感只有无盡的痛苦。 <br>「啊----我--疼----好疼--轻----慢一点----」 <br>在刀疤不停的抽插中,婉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阴道里流了出去。与此同时,她<br>听到了刀疤恐怖的笑声。<br>「这小妞洩了,哈哈,真舒服,处女就是处女,真他妈舒服,哈哈哈哈。」<br>刀疤抽插的更用力更迅速了。过了一会儿,刀疤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吼叫,他用<br>力一顶,阴茎顶进了婉莹的子宫,一股液体从刀疤的阴茎射出,射进了婉莹的子宫<br>。 <br>刀疤把婉莹的两条腿放了下来,自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就在他拔出已经软<br>掉了的阴茎的同时,精液和处女血的混合物就从婉莹那大阴唇已经不能掩盖的阴道<br>口里流了出来。婉莹在他结束之后一直在啜泣,下身的疼痛让她痛苦万分,她以为<br>一切都结束了,<br>可是当阿龙和阿庆把她抓起来转身之后,她又看见了那个她一切痛苦的根源。<br>她惊恐的看着刀疤,不知道他要对自己做些什么。就在这时,抓住婉莹的两只手松<br>开了,被强姦得软弱无力的她一下跪倒在浴缸里。<br>「骚货,现在你就是个破鞋了,痛快过来含着我的鸡巴。」刀疤向她说着,她<br>拼命地摇头并且向后退,可是不知道何时站在浴缸里的阿龙拦住了她,婉莹被两个 <br>男人夹在了中间。 <br>「快点,不然划你的脸,不许咬,妈的。」<br>阿庆拿起了一把一直放在一旁的匕首威吓已经失身的婉莹。婉莹无可选择,只<br>好忍辱将那沾满自己处女鲜血和骯髒精液的阴茎含入了嘴中。眼泪不住的从她的那<br>双动人的大眼睛里流出。 <br>「舌头快他妈动,不动我给你割下去。」<br>刀疤似乎并沒有得到太多的快感,他一边用手扇着婉莹的耳光一边喊到,婉莹<br>这样一个刚刚被他夺去贞洁的弱女子又能怎样呢,她只好用舌头在那根腥臭的阴茎<br>左右舔来舔去。不一会刀疤的阴茎便又重新变得令婉莹心惊胆颤,但婉莹却毫无选<br>择,只能继续无奈的为夺去她最宝贵的处女贞洁的人带来兽慾的快感。<br>可这种无助的屈从却更让这三个禽兽兴奋,刀疤已经不满足于婉莹的慢慢吸吮<br>,用手把住婉莹的头开始抽插,只不过不是在婉莹娇嫩的阴道里,而是在她的嘴里<br>。他的阴茎几次深深插入婉莹的喉咙,差点让婉莹窒息,可这并不是最令婉莹担心<br>的,最让婉莹恐惧的是这个窄小的浴室里还有两个沒有得到满足的禽兽,更令她浑<br>身战慄的是,阿龙已经抓住了自己的屁股。她想逃脱,可是却沒有办法,只能无奈<br>的屈从于命运的安排。 <br>阿龙的慾火已经无法遏止,仅仅是抓住婉莹的屁股肆意挤压玩弄已经不能满足<br>他的慾望,他的阴茎早已无法等待。就在婉莹被迫为刀疤口交的同时,他也准备强<br>姦面前的这个刚刚被破处的性感美女了,他紧紧抓住婉莹的纤腰,向后一拉,同时<br>将阴茎对准像马一样趴着的婉莹身体上的目标,用力一挺,坚硬如铁的阴茎便直挺<br>挺的插入了婉莹带血的阴道。他身下的婉莹勐的一震,由于刚刚被刀疤疯狂抽插的<br>阴道已经有几处流血的伤处,再加上角度的原因,当阿龙插入时,她已痛的无法忍<br>受。婉莹疯狂的摆脱了刀疤把住自己头的手,吐出了那根阴茎,大声惨叫: <br>「不要------疼----破了----啊----不--」 <br>可是这群禽兽哪管婉莹的死活。在婉莹痛苦的呻吟声中,刀疤给了婉莹两记响<br>亮的耳光,重新把她的头拉向自己已坚硬似铁的阴茎。听见婉莹的惨叫,另一侧的<br>阿龙更加兴奋,更用力的抽插,那粗大的阴茎让婉莹痛苦万分。 <br>「疼啊----不---求--呜----呜----」 <br>刀疤又一次将阴茎捅进了婉莹温暖的口腔,从让婉莹难以忍受的口交中寻求兽<br>慾的快感。阿龙在不停息的抽插中仔细观察了身前这美丽性感的女体:一个浑身白<br>皙的女孩用手脚支撑在积满粉红色液体的浴缸上。一头飘逸的长髮被汗水粘在光滑<br>的嵴背上,显得格外妩媚迷人。动人的纤腰随着自己的大力抽插而前后摆动。这无<br>疑更让阿龙兴奋,可当他低下头观看自己进进出出的阴茎时,一股直冲大脑的快感<br>差点让他立刻缴械:两片丰满可爱的白臀有节奏的不停抖动,中间的肛门一直因为<br>痛苦而抽搐。<br>自己乌黑粗大的阴茎和婉莹洁白的身体形成了巨大的差別。这使阿龙意识到,<br>自己在强姦的,是一名早就被盯上了的美女大学生。这让他更加用力的去蹂躏可怜<br>的婉莹,青筋暴胀的阴茎每次抽出都沾满白色的黏液和处女的鲜血,婉莹娇嫩的阴<br>道已经不能承受这般勐烈的入侵,充血的大阴唇已被阿龙的阴茎抽插得开始外翻,<br>阴道里粉红色的粘稠液体沒有大阴唇的阻碍,开始随着那根巨物的活塞运动流出,<br>有些流到了那根正在享受中的阴茎上,正在哭诉婉莹的痛苦,更多的顺着婉莹的大<br>腿流淌下去,与白嫩的肌肤一起在浴室的灯光下现出淫靡的色彩,让禽兽更加兴奋<br>,让婉莹更加难受。 <br>「啊----射了,真他妈爽。这小妞的嘴真会弄。真是个骚货。」<br>把住婉莹头洩慾的刀疤停止了阴茎的动作,松开了紧紧抓住婉莹的手,把自己<br>再次软掉的肉棒从婉莹口中拔出。婉莹的嘴角开始流下白色的黏液,那是刀疤的精<br>液,腥臭的气味让婉莹一阵阵作呕,她开始咳嗽,想把这些邪恶的液体吐出去。可<br>是刀疤的匕首却横在了她美丽的脸上。 <br>「喝下去,老子给你的东西你也敢不要喝!」 <br>婉莹只好忍住唿吸,把刀疤留在嘴里的精液艰难的喝了下去。在刀疤拔出阴茎<br>时喷射在婉莹脸上的精液混合着婉莹的汗液和泪水在婉莹的啜泣声中缓缓流过她美<br>丽的脸颊,让刀疤又有了新的冲动,下身的阴茎又不知疲倦的挺立起来。可另一边<br>的阿庆早已无法遏止原始的兽慾冲动,急忙对刀疤说: <br>「大哥,让我试试这个妞咋样」 <br>已经在婉莹美妙的身体里发洩过两次的刀疤看着猴急的阿庆,乐了。 <br>「来吧,好好操,反正不要钱。可別刚上去就他妈下来啊。」 <br>刀疤从婉莹面前走开,迈出了浴缸,走向了阿龙那边。阿庆急忙接替刀疤的位<br>置,用手拿起阴茎准备在婉莹的嘴里洩慾。这时的婉莹的下体已经基本麻木了,除<br>了疼痛,婉莹再沒有別的感觉。阿龙一下下抽插着的阴茎给她带来了一下下钻心的<br>痛苦。现在婉莹所能做的,只有等待这场噩梦的结束。她的思维早已紊乱,嘴中的<br>话已经前言不搭后语,只是表达着婉莹被强姦时的痛苦: <br>「疼--不----啊----请別----求----疼---不----<br>」 <br>阿庆站在婉莹的面前,见到这样漂亮的城市青春少女全身赤裸着跪在自己前面<br>,凌虐的慾望立刻冲了上来。 <br>「给俺含着,听见沒有。」阿庆的阴茎让婉莹痛苦的叫声变成了呜呜的声音。<br>婉莹的心里已经完全绝望了,她只能再次用舌头去吸吮阿庆的阴茎。可她沒想到,<br>在一旁观看已久的阿庆更急于姦淫自己。他抓住自己的头抽插时比刀疤还要用力,<br>婉莹的头一下下撞击在阿庆的腹肌上,阿庆的阴茎也一下下深入婉莹的喉咙。 <br>每次都几乎让婉莹窒息。突然,婉莹觉得自己的双乳被人用力掐住了,然后就<br>是一声低沈的号叫,紧接着一股热流就又冲进了婉莹的子宫。她想,在自己下身强<br>姦的人应该已经结束了吧。想到这里,婉莹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br>婉莹想的沒错,在婉莹窄小娇嫩的阴道和强烈的视觉快感的夹击下,阿龙射出<br>了浓浓的精液。他不情愿的抽出阴茎,迈出了浴缸。婉莹的下身在第二次劫难后已<br>经一塌煳涂,男人的精液混杂着阴道的分泌物从阴道口慢慢流出,两片洁白丰腴的<br>屁股已经被阿龙的腹肌撞的通红。<br>几个小时前还是冰清玉洁的她现在阴道已经多处流血,子宫里两个男人的精液<br>完全可以让她怀上歹徒的骨肉。可现在的婉莹早已无暇顾及这些。阿庆在她嘴里的<br>抽插已近疯狂,不到10分钟,阿庆就在婉莹嘴里爆发了。精液灌满了她的口腔,<br>让她难以承受,可阿庆和刀疤一样,用刀逼着婉莹喝了下去……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