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总算到星期五啦。」玛丽说。<br>「真是想死我了。」凯文补充道。<br>玛丽和凯文正在去餐厅的路上。他们已经说好吃完饭后去看电影。他们都经歷了忙忙碌碌的一个星期,想好好放松一下。<br>凯文开车时还是忍不住盯着玛丽的腿。玛丽穿着一对浅黑色长袜,还穿了一对新的高跟鞋,就是这双鞋让一米六的玛丽看起来有一米六八。<br>「真是性感。」凯文禁不住这样想。<br>其馀的部分也不赖。一条黑色短裙紧紧包住玛丽的臀部,刚刚遮住长袜的上端。红色的短上衣合身的贴着玛丽惹火的上身。凯文非常喜欢看到他老婆的乳头从紧身衣服上向外突出来。很明显玛丽在她的披肩长发上下了一番工夫,淡淡的妆也让她的脸更显得楚楚动人。凯文对有这样的老婆感到自豪,也很愿意和老婆外出,把老婆展示给人看。<br>「凯文,小心!」玛丽喊道。<br>凯文抬起头来,发现前面停着一辆货车。他勐踩剎车,却已经来不及啦。<br>「!!!」<br>「见鬼。」凯文看到他们的车头插到了前面货车的下面。他真的是沉迷在老婆的娇躯的时间太长了,以致忽略了路面状况。车撞的很勐,但是好象并不严重。幸好他们都有系安全带。<br>凯文问玛丽「妳沒事吧?」<br>玛丽摇头,略带惊慌,说不出话来。<br>这时有人敲着玛丽那边的车窗。车窗外站着一个高大强壮的黑人,敲着车窗,示意他们出去。<br>凯文慢慢的走出车子。他看了一下碰撞的情况,并不是太糟糕。后面的车辆并未受到车祸的影响,照样绕道前进。<br>「老兄,真是对不起。」<br>「对不起?」那黑人叫道,「我这里有一车的人,他们不能因为你的粗心而有损失。你把我的车弄成什么样子啦!希望你有买保险。」<br>「真是倒楣!」凯文心中暗骂。他的保险三个月前已经过期,保险费又增加,他不愿意再付保费,沒想到今天碰到这种事情。<br>凯文检视了一下车祸的情况,发现并不是很严重,但如果要赔偿却也超出了他现在的经济能力。<br>他希望能和那黑人讲些道理。「老兄,我现在沒有任何保险,我现在也沒有足够的现金来赔给你,但是我会分几期赔给你。」<br>「別胡扯啦。」那黑人打断他。<br>在凯文想继续劝说时,又有三个高大的黑人走过来。<br>「雷,到底怎么回事?」<br>「他沒有保险,也沒有钱赔给我们。」<br>雷说,「只好交给警察啦。」<br>「慢,慢,慢,看看能不能不让警察来。」凯文急忙阻止道。<br>他不想再和警察打交道。他的汽车保费的增加就是因为半年前一次意外。那次他有些醉了,开车撞到了路灯。法官重重的罚了他,还禁止他一年之内开车。<br>如果警察这时介入,他会被取消驾驶照,有可能还会有牢狱之灾。更让他担心的是朋友有一包东西放在车上,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极有可能是大麻。<br>「喔!喔!」雷的一个朋友叫道。原来玛丽从车里走出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状况。<br>「还好吗?」玛丽问道。<br>「宝贝,看上去不妙哦。」<br>雷从头到脚打量着玛丽,目光慢慢锈在了玛丽丰满的双乳上,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舔着自己飢渴的嘴唇。另外三个人也目不转睛的盯着玛丽。<br>雷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眼前这家伙很明显是因为自己的块头而不敢发作,自己又有三个朋友,他又不愿意和警察打交道,很明显他曾和警察有些过节。雷知道自己可以从凯文身上得到几乎任何东西。<br>「让你的女人来赔吧。」<br>「恐怕她也沒有钱赔给你呀。」<br>「赔不了?」雷冷冷的反问道,<br>「那不是太糟糕了吗。」<br>他的同伴也明白了雷的意思,纷纷在一旁起哄。<br>「老兄,你老婆可是有別的宝贝呀。」雷又说。<br>凯文非常讨厌雷的语气,但是又无可奈何。他看到玛丽焦急惊慌的目光。<br>「你准备怎么呢?」凯文问道。<br>雷朝太阳落山的方向看了一眼,回答道:「只有一个方法,我们今晚有一个聚会,让你的老婆参加。天一亮,大家两不相欠。」<br>凯文知道这些男人想些什么,他又看到了玛丽惊恐的目光。他虽然不知道玛丽是否了解这意味着什么,但他知道玛丽吓坏了。<br>「我不能这样对我的妻子。」<br>类把他粗大的胳膊搭在凯文的肩膀上说:「凯文,处境很困难哦。你赔不了损失,又不愿意叫警察。你只有两个选择,让你老婆加入我们的聚会,或是我们叫警察来。」<br>随着又奸笑了一下,「你也在被邀请之列。」<br>凯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玛丽在旁边叫道:「凯文,不要答应。我不想和他们一起去!」<br>凯文却什么也不能做。<br>他想过跳上车一熘烟跑掉,但是玛丽却下了车和他在一起。凯文觉得事到如今,很明显不管怎样,他们都会把玛丽带走,如果他反抗,很有可能被狠狠的揍一顿。<br>如果他同意,也许他们会对他客气些,而且他们说他也可以参加。至少他可以和玛丽在一起。<br>凯文默默的考虑了一下,说:「带她走吧。」<br>「凯文!」<br>看到雷和他的朋友们已经走近她,玛丽总算反映过来凯文用她的身体来补偿这次意外了。<br>她知道凯文还处在驾驶禁令中,她知道凯文处境困难,但她还是抱着一缐希望。她真的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br>玛丽拼命的挣扎,可一点用处都沒有。<br>雷告诉她,「如果妳听话,事情会容易很多。」<br>玛丽明白那暗示的威胁,只有乖乖的听话。<br>上雷的车前,玛丽看了凯文一眼。凯文只能说『对不起』。<br>雷把玛丽推上车,对他一个朋友说:「尼可,你和凯文一辆车,把他带到地方。」<br>雷上了车,发动了汽车,他两个朋友把玛丽夹在了后座。<br>凯文和尼可尾随着。<br>「你们不会伤害她吧?」<br>「如果她听话,我们会对她很温柔的。」<br>「你们都要和她做爱吗?」<br>凯文战战兢兢的问道,一边觉得耻辱,一边却发现自己的阴茎正在勃起。<br>「我们这样说吧,我们只是把自己介绍给你可爱的妻子。」尼可淫笑着回答。<br>一路上凯文不再说话。<br>十分钟之后,他们停在了离市区五公里意外的一所旧房子。四周空空荡荡,什么都沒有。<br>一走进房子,就看到了玛丽。<br>凯文问:「你还好吧?」<br>玛丽点点头,很明显对将要发生什么感到羞辱。目光也因为自己的丈夫无能把自己逼到了这个地步而充满了怨恨。<br>房子非常的小。一进门就是客厅,厅的左边是厨房,右边一张沙发靠在墙上。<br>一直向前是卧室,旁边有个洗手间。墙上空调闷闷的工作着。房子还算干净,但有一种怪怪的味道。玛丽恨不得马上就离开。<br>雷从冰箱中拿出一打啤酒丢给一个叫吉米的。吉米把啤酒打开,然后分给每个人。<br>雷拉过一张椅子让凯文坐下,把玛丽拉到自己的身边。吉米,尼克和另外一个叫摩根的坐在了沙发上。<br>雷开始发言了,「玛丽,我们的聚会开始啦。如果妳放松,你会喜欢的。如果妳反抗,结果会很不愉快。记住,妳是我汽车的赔偿。明白吗?」<br>玛丽点点头。她当然明白她是赔偿品,但是她真的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对待自己。她只有一种想法,可是却希望自己是错的。<br>雷接着说:「玛丽,现在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br>玛丽细声的回答「我是赔偿品。」<br>雷说道:「正确,美人,那,我们今晚又会做些什么呢?」<br>玛丽停了一会儿,不知道雷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聚会,不是吗?」<br>「我们在这个聚会中要做些什么呢?」<br>玛丽知道雷想让她说什么,脸一下子就红了。太难为情啦。但是雷点头示意她赶快给个答案。<br>玛丽望向凯文,却只看到无助的目光。<br>她只好转向雷回答道:「做爱。」<br>「我听不清楚。」<br>雷兴奋的大声叫道。<br>玛丽已经是泪光满面啦,可是不得不稍稍提高声调再说一遍,「做爱。」<br>雷又笑嘻嘻的问:「聪明的女人。那,我和我的朋友要和谁做爱呢?」<br>玛丽已经因为羞辱而涨红了脸,「是我。」<br>雷点点头,接着道:「非常好。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进入状态,希望妳能先把衣服脱掉。」<br>玛丽的脸已经紫了。恐惧使她不知如何是好。在他不知所挫时,雷已经开始解开她第一个钮扣了。<br>一边解,雷一边说道:「宝贝,看样子妳需要一些帮助。」<br>在第一个扣子解开后,雷突然把玛丽的衣服分开,勐的往下一扯,玛丽的前胸已暴露无疑。<br>玛丽被雷的突然举动吓坏了,泪水涌了出来,嘴也因为惊慌而合不起来。<br>「剩下的妳应该自己解决了,明白吗?」雷恶狠狠的说。<br>玛丽点头,马上接着解开剩下的扣子。<br>非常明显,如果她让雷不高兴,雷就会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她把已经被扯烂的上衣脱掉,露出粉红色的乳罩。玛丽丰满的乳房被乳罩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乳头只被遮住了一半。房间里所有的阴茎马上长了至少一寸,包括凯文的。<br>凯文喜欢看到玛丽的裸体,和她在一起时,阴茎总是硬硬的。就算这时在这种情况下,反映还是一样,甚至更强烈。<br>他只希望玛丽沒有注意到他。<br>接着,玛丽脱掉她的裙子,露出粉红色的内裤。她想接着脱高跟鞋和袜子,但是雷却让她继续穿着。<br>雷问玛丽的尺寸是多少,玛丽轻声回答道:「37D-23-36」。<br>一片赞赏之声涌来。<br>雷伸出手轻抚着玛丽仍然被乳罩围着的左乳,玛丽却因为羞辱而把头转向一边。她不想看到任何人,也不想看到凯文。<br>她知道凯文肯定勃起了。在別的情况下,玛丽会很欣赏,很高兴,但绝对不是现在。<br>雷把玛丽的乳罩扯开,露出乳头。玛丽粉红的乳头已经勃起。<br>雷看得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br>「我从来沒见过这么漂亮的乳头。现在,跪在地上。」<br>玛丽沒有动,她一心只想着赶快离开这个地方。<br>雷只好把自己动手把玛丽往下按。<br>玛丽因为双肩被压的难受,发出轻微的呻吟声。<br>看到玛丽跪下后,雷说:「妳最好合作一些。我讨厌什么事情都要我来幹。妳今晚都是我的,妳明白吗?」<br>玛丽沒有回答,只是用眼神表示抗议。<br>雷注意到了,大声叫到「妳明白吗?」<br>玛丽只好赶快回答:「知道。」<br>雷满意的说:「现在把我的裤子脱下来,把我的阴茎掏出来。」<br>玛丽犹豫了一下,还是服从了。<br>